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瓯江要闻

出走半生,心中仍是少年——记我院文传学院熊国太老师

作者:徐溶苑 编辑: 来源:【文法学院】 时间:2019-09-09 阅读:

2222.jpg

人物名片

       熊国太,江西上饶广信人。1979年入读江西师范大学,毕业后曾任江西省团校教师,后调入江西日报社做新闻评论员、财经记者和财经版主编,新闻作品曾获全国“五一劳动”新闻奖一等奖等多个奖项。2003年调入温州大学任教,从事新闻与广告学专业主课教学工作,曾任温州大学瓯江学院文法学院中文系主任,现任文学与传媒学院党总支书记兼副院长。在教书育人之际,熊老师还酷爱文学创作,在诗歌、诗评、歌词和散文创作等方面颇有建树,是浙江省第十四届大运会会歌《蔚蓝青春》的作词人,曾先后出版诗集《踏雪》《持烛者》和主编《江西九人诗选》等。熊老师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还是温州大学2013年度十佳优秀教师。

 微信图片_20190909162249.png


教书不仅仅是为稻粱谋

       如果你还不太认识熊老师,那么看完了熊老师的“人物名片”后,你应该已经有了一些想象。或许你会认为作为曾是新闻人的他,他是严谨犀利的;又或许你会觉得作为诗人的他,是浪漫不羁的;再或许你会想着作为教师的他,是勤恳敬业的。其实你想的都对!熊老师不但有着新闻人的严谨犀利,还有着教师的勤恳赤诚,更有着诗人的浪漫不羁。

       走在瓯江的校园里,只要你看到了一名头发微卷、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背着一个双肩包的中年人,那么想也不用想地就会知道,这看上去“少年感”十足的人,便是熊国太老师了。倘若随意在某个双休日里,你又去了瓯7楼的最高楼层的某间办公室,八九不离十,熊老师已在那儿伏案创作了。

       熟悉熊老师的学生们都知道熊老师在新闻人、作家、诗人这些身份的背后,其实还是一个浪漫、幽默又很热爱生活的“老顽童”。时常开怀大笑的是他,不经意间幽默的也是他,对学生淳淳教导的还是他。但其实,在教师节这个特别而又有意义的日子来临之际,我们回放熊老师在瓯江学院的任教生涯时,可以发现他是一个默默无闻却又名副其实的教学园丁。

       自2003年9月,熊老师调入温州大学从事教学工作以来,他先后承担了十五、六门不同课程的教学任务。去到文法学院查阅了熊老师的教学基本情况后,你会发现,熊老师每一学年的教学任务是相当繁重的,任劳任怨地分别讲授着广告学和新闻学两个专业的四、五门课程内容。从主编到大学教授,这是熊老师人生的一次华丽转身,而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了自己在教书行业上亦能游刃有余。

       在熊老师所教授的众多课程中,他对理论的阐述总是与现实际结合得十分密切。他的教学并不是满堂灌地宣讲一通,或填鸭式的照本宣科一番。他在讲授课堂内容时,既能做到引经据典,又能针对现实问题启发学生往问题深处思考。这样的教学方法,不仅注意了引领学生步入知识殿堂,更注重激发学生思索解决社会存在的现实问题。在熊老师的课堂上,他的博学、风趣、深入浅出的讲解和宽严结合的纪律要求以及灵活多样的教学方法,充分调动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深受学生们的喜爱。在熊老师所教过的学生中,有的学生已成为《新京报》的骨干记者,有的成了新媒体中心的首席记者,更多的成了各企事业单位新闻宣传的骨干人员。

       作为广告学专业负责人,熊老师亦能做到尽责尽力。广告学专业在瓯江学院所有专业学科中,是一个建设较晚的专业,在师资力量较为缺乏的情况下,熊老师尽自己所能,力争组织好专业课程安排和师资调配工作。多年来,他每年都要重新制定广告学专业的培养方案,力求做到更上一层楼。同时,每年暑假一来临,他都要带领二年级广告学专业学生进行专业采风活动,新学期开始又要组织学生将采风作品展览出来。经过学院领导、熊老师和相关专业老师的努力,瓯江学院的广告学专业通过了浙江省教育厅对新专业建设的验收和对广告学专业学士学位授予资格权的评估工作。

        作为双师型教师,如何在实践活动中培养和锻炼学生的专业实践能力,一直是瓯江学院办学工作的重中之重。几乎每年,熊老师多次带领专业教师组织学生参加各类广告作品设计大赛活动,并取得了较好成绩,多次获得过多项国家级、省级赛事的等级奖和优秀奖。

 微信图片_20190909162256.jpg


润物细无声

       九月是一个有“新”的月份,无数的莘莘学子都开启了在新学期里的新征程。对于刚步入大学的学生们来说,这是一次独立自主的新人生;对于青春气息满满的大学校园来说,这是一段寄予厚望的新期待。

       开学之季,温州大学瓯江学院的文学与传媒学院迎来了一大波新面孔,尤其是中文系今年的招生人数创造了历史新高,作为曾经的中文系系主任,熊国太老师不仅在行政工作的工作量加重了不少,且教学任务更是相比之前加重了许多,熊国太老师还担任了19级中国语言文学类七班和八班的班主任。不过一切都繁忙中有序!

       “四十年前的我走进了大学,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四十年后的我站在大学的讲台上,祝贺大家开始了你们的大学生活。首先我要祝贺大家来到了大学,再来和大家谈谈大学生活……”这是熊老师给19中国汉语言文学七班和八班同学上的第一堂班会课。岁月的过往在记忆中回现,见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一张张写满了青春正好的面孔,让熊老师想起了1979年的九月从小山村通过高考走进江西师大的自己,一晃就是四十年光阴流过。

       在这一堂班会课里,他对新生们简言意赅又用心良苦地讲了以下三点——理性地思考自由和纪律、学会怎么学习和自我扩充、锻炼好身体和培养好兴趣。

        熊老师是个诗人,在他眼里诗人是唯浪漫和自由不可辜负的。但是在和新生们谈到自由和纪律的时候,熊老师一再强调了理性,收起了自己写诗时的浪漫不羁。熊老师对新生们讲到:“大学是思想和行为的自由地,但我们要明白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所有的自由都是相对的,大学里大家要学会处理关系,处理什么关系呢?就是理性地处理好自由与纪律的关系。”再者就是对新生在学习和目标上的嘱咐,熊老师说,大学生活虽丰富多彩,但进了大学要学会在各个方面规划和发展好自己,他还幽默地说到首富王健林都有赚一个亿的小目标,希望作为新进大学的同学们也要为自己定上一个具体的、总体的人生阶段目标。他说,作为年轻人在年轻时代就要让自己的目标清晰起来,学习、读书、兴趣爱好、关注社会、关心国家,而且还要好好锻炼好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每一点都很需要重视。

       熊老师说的这些可不是什么空话套话的花架子,熊老师中学开始就非常写诗歌,在那个诗人北岛的诗集还只是在大学生中畅行的年代,作为中学生的他便开始拜读了。到了大学,这三件事儿成为了他生活的必备——读书、锻炼和写诗,大三的时候他的诗歌就开始登上了期刊。曾有人说过:“大学是培养起来的兴趣,或许能滋养你的人生。”

       其实,熊老师“润物细无声”的育人故事还有很多,大概在今年七月份的时候,有一天熊老师收到了来自自己毕业后工作了的学生发来了一段长微信,内容是写感谢熊老师的。在熊老师主授的多门课程中,有一门《新闻编辑学》,这名学生就非常喜欢熊老师上的《新闻编辑学》,学习得很认真也很感兴趣,毕业后凭借着不错的基础和自身的努力,一举考到了记者证,现在在一家报社工作。她说她很感激老师的教育,让她发现了自己的兴趣,并把它发展成了一份自己喜欢的事业。

       还是在19级中文专业的第一堂班会上,熊老师希望19中国汉语言文学七班和八班的同学能通过四年的努力后,在走出校门时,一定要是一个对得起自己的人;一定是一个没辜负父母期望的人;一定是一个对社会多少有用的人。这一刻是熊老师,他不是一个诗人、一名作家或者一位优秀的新闻人;这一刻的熊老师,他是一名心怀赤诚的教师。他收起了自己作为诗人而拥有的浪漫不羁,也抹去了作为新闻人的严谨犀利。

    微信图片_20190909162300.png


心存诗意人生便大千富有

       所有的教育,都会有收获的那一天。或许正是因为这一份情怀,才会让熊老师从曾经辉煌的记者事业中,回到了宁静致远的教师事业中来。我们认识了教书育人、勤恳赤诚的熊老师后,接下来一同来见识见识熊老师的诗人的浪漫不羁和他的“少年感”吧!

       作为诗人,在诗歌的国度里,熊老师可谓有自己的一番建树。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报》《十月》《飞天》《草堂》《深圳特区文学》《诗潮》《诗神》《温州都市报》和美国《诗天空》、日本《火锅子》等刊物上都能看到他的诗作。前几年有一个毕业生撰写毕业论文,硬要以研究熊老师的诗歌作为论文选题,熊老师不允,后经过院领导协商得以同意,该生的毕业论文成绩后来还得了个“优秀”。

       诗歌于熊老师而言,是对灵魂的一种敬畏,是生命中最难割舍的一部分。就像散文家和书法家李晓君先生评价说“当他步出书斋,隐入市井,看起来虽像个平民,但诗歌之神已在诗人的头顶赐予了星光、玫瑰和灵感。恰如诗人的诗集名称本身所寓意的一样——在雪地上踏雪,虽然走不快,但意蕴幽远,情趣无限。”熊老师自己也在博文《当心灵邂逅缪斯》中写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诗歌决定了我的人生精神向度。虽然我的创作成就式微,但回眸望去,那些蹿动在校园上空的诗歌闪电,是启蒙也是火焰,是暗语也是牵引,是命令也是召唤。伫立在那道闪电之下,我的灵魂坠入洗礼之河,双手几乎触摸到缪斯的圣洁之光。”

熊老师的诗,是对生活细致的观察,是对敏感心灵的触碰,更是对现实生活的深层思考。如“在没有风的时候,我要说出点什么/说出在芦苇折断的地方/我绷紧的神经/像她一样也有相似的断裂声”但是“生命死亡一次又复活一次/这一切都像亡花一样簇拥着春天”(《受伤的芦苇》)。芦苇是生长着的有思想的植物,在寂静的生活之地,死亡或复活都与春天有关。“这是水面打旋的日子/母亲,十根粗粗的指头/伸进冷冷的水波/洗濯总是没完,十个手指/冻得像十个红红的萝卜/掌心里的暖意/就那样躲闪不及地离去了”。(《冬天的萝卜》)令人焦灼的疼痛,用克制的情感表达出来,更容易让人产生共鸣。

       对生活的理性思考,使得熊老师的诗歌中自有一种哲学意味。如“一会儿贴上白纸/一会儿贴上红纸/……看红纸的人脸白/看白纸的人脸红”(《公告栏》),“在这首诗中,诗人寥寥几笔就勾勒出或触摸到了纸的内在质地——在世俗中表现为两种对立的一种存在:红色可以想象为政治和经济、或某些人向世界索要的东西;白色可以想象成时间的命运、赤裸裸的世界向某些人收回的东西——或者就是生和死。”(汪峰评语)在《配电房》里他写出人生的困惑“我们不能像老师傅一样/一伸手就能掌握光明”。在《持烛者》中,表达得亦是迷惘亦是无奈,“而谁早已捕捉到你微弱的光芒/我能看见的/只是手中的烛越来越短,夜越来越长……持烛者,当你归来是否有人说过/在光明泛滥的地方黑暗也是一盏灯/这样的灯谁曾见过,是否又完整如初?”“在光明泛滥的地方黑暗也是一盏灯!”这一声有力的呐喊,也让同样迷惑的人们燃起了希望。

       熊老师的诗歌,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身处异地,不可遏止的思乡之情便融入诗句,形成挥之不去的乡愁。“我知信江北岸迢迢/北国红豆曾装满岁月的船舱/你知南国梦巷深深/曾闪过信江女子青春的倩影……”(《听燕语起自信江》)。尽管在他乡,依然活得多姿多彩,但诗人内心里对故土的强烈怀念使得流浪意识挥之不去。熊老师的诗歌的根在故乡。“牵系于心的对故土的挚爱,是爱国主义的一种具体”。(李耕先生评语)熊老师自己也说“乡愁不啻是一副医治精神疾病的良药,可以让心灵在异乡找到灵魂的栖息地”。有人曾这样评价熊老师诗歌:“不媚俗、不趋众,也绝不随波逐流,始终保持着自我的清醒和灵魂的独立……”诗人与诗歌是分不开的!在熊老师众多已毕业的学生当中,有一个叫黄培树的学生,几乎可以熟记下熊老师所有的诗歌篇目和精彩诗句,这或许就熊老师所创作的诗歌的魅力所在吧。

       除了文学创作,熊老师还有两个隐藏爱好:一个是写歌词,另一个是发微信朋友圈。千万不要因为熊老师的别致卷发而误以为他的这个隐藏爱好是喝酒和烫头哦!熊老师的歌词可不是写着玩的,不少学校的校歌和企业的会歌,乃至温州乡镇的镇歌,熊老师所创作的歌词都得到了好评。这也算是瓯江学院的教学力量服务于地方建设的应有之义吧。熊老师的另一个隐藏爱好就是“发朋友圈”。熊老师就是一个自带彩蛋的人。不过熊老师的朋友圈可不是随便发发这么简单的呢!俗话说:“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在熊老师的朋友圈里,不仅能近距离的领略到诗人与诗歌的各色风采,还能看到许多关于国家和社会大事的分析和时评,有时还能看到熊老师对生活的记录。这些其实不是简简单单的几条朋友圈内容,而是你通过这些朋友圈而看到了一个诗人最真实的也最多彩的一面。在人的一生中,人会越来越成熟,但成熟的背后,大多都是失去了记录和关心生活的热情,以及敢于发表见解的勇气。但这些,在熊老师的身上却完全不用担心会发生,因为对于心里住着“少年感”的人来说,心灵永远不会跟随皮囊老去。

       从上饶到南昌,从南昌再到温州。有人说:“虽然熊国太在城市里生活了几近四十年,但他始终认为自己不过是个有诗意的流浪者,他的灵魂也从未降落在那异乡的阔地之上。”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出走半生的他,心中仍是少年。


瓯江学院官网 瓯江要闻媒体瓯江学院动态部门资讯高教视野
瓯江要闻